三把飞镖的故事(来自民间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0

  一、

  明朝景泰年间,宦官专政权倾朝野。大太监刘安是上挟天子,下令百官,极力排除异己。他私设刑堂“十二窖”,每座窖中分别放有老鼠、毒蛇、蝎子、疯狗、恶狼等各种凶残的动物。这些动物早已噬血成性,朝中官员是谈“其”色变,人人自危。

  老百姓更是民不聊生,流离失所,阴霾笼罩了整个大明天下。

  二、

  当时,在京城地面上有两大杂耍的班子,曹家班和宋家班。曹家班为首的是曹老大,他依仗十几杆子才把拉得着的表舅,刘安刘公公,他是为虎作伥,欺男霸女无恶不作。曹老大把宋家班看成眼中钉,肉中刺,恨不得把宋家班的掌门人宋子初,弄个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。无奈技不如人,一直找不到借口。

  宋子初手下有两大名徒元少和元华,他们年少气盛,都能配合师傅完成独家把戏——生死转盘。这生死转盘可是宋家班的独家秘笈,压轴节目。每年比拼的时候,曹老大就是输在这上面。

  有几次,曹老大想花高价把他们挖过来,可是,元少和元华都喜欢上了宋子初的女儿宋媚,他们明争暗斗谁都不想离开,这让曹老大束手无策。

  眼下时局当乱,遍地都是饥寒交迫的难民,谁还有心思看这些玩意?宋子初也觉得自己年事已高,有些力不从心,他闭门谢客,准备开祠传钵。他立下祖训:在半年内,谁的技术高超,就做宋家班掌门人,并以女儿相许。

  从这以后,宋子初就秘传元少和元华技能,他们更是废寝忘食,刻苦地练习。转眼间,半年很快就过去了,经过评比,元华略逊一筹,元少很顺利的坐上了掌门人。宋子初决定,等过些时日就让他们完婚。

  元华很不服气,他觉得自己不比元少任何地方差。师傅肯定偏心,这让他极为恼火,整日泡到酒馆借酒消愁,酗酒滋事,弄得宋家班乌烟瘴气,任凭宋子初百般劝说也无济于事,只好忍痛将他驱逐师门。

  曹老大见有机可乘,找到元华开门见山地说:“宋老大眼拙,不识你这个人才,他连一碗水都端不平,怎么配做你的师傅?你只要跟了我,立马就是二当家的,吃香的喝辣的,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”

  元华不屑一顾地说:“我们班里的事,还轮不到你嘴说。我在这里先谢谢你如此抬举我,看得起我,不过,我对当不当掌门人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

  曹老大一听,明白元华什么意思,他想要有是人。曹老大拍着胸脯说:“你只要跟了我,帮我灭了宋家班,我保证你的小师妹到时候,会乖乖地投入你的怀抱。”

  元华大吃一惊:“怎么?你要敢伤害我师傅,我跟你没完。”曹老大诡秘地说:“我要你帮我,但不是伤人,你只要告诉我生死转盘有什么秘密就行。”元华明白了,只要把这个秘密一说出来了,宋家班就会再也没有立足之地。

  其实这正是元华想要的,就算曹老大不来找他,他也会投靠于他,曹老大是多大的靠山,他心里最明白不过了。也只有曹老大才能帮着自己除掉元少,到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。

  就这样,曹老大想借元华之手灭了宋家班;元华想借曹老大的势力灭掉元少,他们心怀叵测,唯利是图的走到了一起。

  元华为了略表诚心,他把生死转盘的秘密全盘托出,曹老大听后是开怀大笑。他也没有食言,真得让元华坐上了二当家的交椅。

  他们俩个狼狈为奸,密谋出一箭双雕的毒计,准备在参加刘安寿辰的时候实施。他们要借着刘公公之手,把宋家班铲除掉。

  三

  到了刘安寿辰这一天,曹家班和宋家班和往年一样都接到了请柬,他们不敢怠慢应邀前往。不过,宋家班宋子初因年老体弱没有参加,只有元少和宋媚带着几个师弟。

  整个刘府外面是戒备森严,前来送贺礼的王公大臣不计其数,门前车水马龙。府里面是锣鼓喧天,锦旗飘荡,京城里的各大名旦、戏班、杂耍的都被请了过来,好不热闹。

  刘安坐在高高在上的逍遥椅上,岿然不动,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。戏台就在他的正对面,他飞扬跋扈地看着节目。

  曹家班和宋家班又唱起了对台戏,他们前面的节目几乎一样。先是群狮拜寿,仙女献桃,最后各自拿出看家的本领。曹老大演的是穿火圈,圈的周围插满了锋利的刀子,他光着膀子,纵身一跃就从圈的中间钻过去,赢得了许多掌声。

  宋家班玩得是生死转盘,只见宋媚站在和身高一样的转盘上,绑住四肢,然后让人转动转盘。元少站在十步开外,手里拿着四把明晃晃的飞镖。

  元少用心定好位置,默记着圈数。最后,他蒙上眼睛,开始投掷飞镖。大家都是屏气凝神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只见元少稳健地站在台上,手里举着飞镖,抓住时机就果断地投掷出去,三把飞镖不偏不倚,分别插在了宋媚的身边,而且毫发未伤。大家一个劲得喝彩,呐喊声早就压过了曹家班子。

  最后一镖更是危险,只见宋媚嘴里叼了一支玫瑰,转盘速度也快了好几倍。只见元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投掷出这只飞镖,正好插在了这朵玫瑰上,大家看得上目瞪口呆,瞠目结舌。

  就在元少刚要谢幕的时候,曹老大一步冲上台子,他朝着刘安一拜,嚷道:“表舅,要是有人敢糊弄你,怎么办?”

  刘安气焰嚣张地说:“那还用说嘛,谁让我今儿不高兴,我就让他一生高兴不起来。”

  曹老大一把扯开元少的胸襟,掏出四把飞镖,举着说:“表舅,你看这就是他刚才投掷的飞镖,全是假的,是用竹子做的,根本就没有投掷出去,全藏在衣服里。”说着,又指着转盘上的飞镖说:“您再看看这转盘上的飞镖,也是假的,都是事先装到上面的,转动转盘的人一拉机关就弹出来。”说完他就演示了一下,大家全都嘘唏不已。

  曹老大冷嘲热讽地说:“表舅,您看宋家班就拿这样的鬼把戏戏弄您老人家,欺骗您无知,您应该治他们的罪。”

  曹家班都随声迎合着,刘安也觉得扫了兴致,就发出一句娘娘腔:“把宋家班扔进十二窖,好生招待他们。”

  元少见事不妙,匍匐在地,解释道:“刘大人,不是我扫您得兴,是我们来的时候,不准带任何的真刀真枪,我们也是为了您得安全着想啊!大人。”

  曹老大是得理不饶人:“依你的意思,要是给你真的飞镖,你就会真投了?”

  元少低着头没有吱声。这时,曹老大从怀里掏出四把飞镖。院子里的保镖“唰”地围了上来。刘安一摆手,示意大家都退下。要是在以前,不管是谁带了兵器在刘府里,早就当场毙命了。

  此时,曹老大仗着是刘安的外甥,才敢如此造次。刘安见他们在台上争个你死我活,比看戏好多了,就发下话来:“把真飞镖给他,看他如何收场。”

  元少拿着这四把飞镖,看着转盘上的宋媚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元华见元少犹犹豫豫地样子,他也蹿上台来,幸灾乐祸地说:“元少,你也有今天。看你那点本事别伤着师妹,还是让我来当靶子吧,谁都不知我最爱师妹。”

  元华不由分说上前解开了宋媚身上的绳索,宋媚伸手就给了他一把掌,说道:“谁是你的师妹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。”元华被打得头晕目眩,他一把抓住宋媚的手说:“哼,你永远是我的,量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  宋媚气得一跺脚,跑到元少的跟前说:“到时候,你可别手下留情,出手狠着点!”

  四、

  转盘重新转动起来,人们相信这一次更刺激,更过瘾。台上台下大家屏住呼吸,鸦雀无声。元少觉得这四把飞镖,每把都有千斤重,要是一把不中,元华就会有生命之忧。虽然他的命没那么重要,关键是师傅这张招牌,就要毁到自己手里。

 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,元少投掷的前三把全都命中,没有一把伤着元华,曹老大大惑不解。当元华嘴里刚叼上玫瑰时,曹老大眼看着自己的希望就要泡汤,就跳上台来,一把将转动转盘的人推开,自己使上吃奶的力量,飞速转动着转盘,让人看得眼花缭乱,完全不顾元华的死活。

  元少气闲神定地蒙上眼睛,从心里默念着。就在大家都聚精会神地时候,元少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身,把飞镖掷了出去。

  这把飞镖冲着刘安的胸膛飞去,要不是他身边的保镖手疾眼快,帮着挡了一下,恐怕刘安早就当场毙命了,好歹只是伤着肩膀划破了一层皮。

  刘安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,气急败坏地嚷道:“好啊,你们合起伙来谋害我,全都给我抓起来,送到十二窖去。”

  曹老大当时就被这突然的变故吓懵了,他一个劲地磕头求饶。就在这时,院里冲进来一批御林军,一个老臣向刘安施礼道:“微臣奉皇上之命前来祝寿,二来也是保护刘公公。我突然听到里面吵杂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刘安先拜谢天子,然后指着被抓的人说:“几个杂耍之人,差点伤了老夫,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
  老臣一听,怒气冲冲地说:“好一些刁民,竟然谋害朝中大员,来人啊,把他们全都抓起来,带到总衙门我要亲自审问。”

  刘安刚想阻拦,老臣却说:“刘公公,我会秉公执法,严惩不怠,你就放心庆寿吧。”

  这时,曹老大跪拜在地,不住地喊叫:“表舅,救我呀,这事与我无关。”老臣一看他是刘安的外甥,就来了个顺水人情:“刘公公,他既然是亲戚,就把他给你留下了,其余的全部带走。”

  曹老大千恩万谢地给老臣磕头,刘安眼睁睁地看着老臣把人从眼皮子底下给带走了。他怒不可遏指着曹老大骂道:“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敢带着凶器到我府上,和他人谋害于我。来人,把他给我送到十二窖,让他挨个过一遍。”曹老大是有口难辩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  刘安气喘吁吁地坐在椅子上,就感觉伤处钻心的痛,浑身发冷。殊不知,那些飞镖早就让元华在暗中涂上了剧毒。由于他耽误时间太长,早已毒气攻心。他口吐紫血,死在了逍遥椅子上。

  五、

  几顶官府的大轿来到城外,从里面走出了元少、宋媚等人,其中还有元华。他们的师傅宋子初和老臣在谈笑风生,正等着他们。元少他们大惑不解:“你不就是抓到我们的那个老臣吗?”

  老臣笑呵呵地说:“我不抓你们怎么能掩人耳目?你们舍生忘死的救国家于危难,令我十分敬佩。刘安也是罪大恶极,死有余辜。多亏我的老朋友宋子初出此下策,要不然谁都动不了他。虽然刘安罪该万死,但毕竟你们杀的是朝廷的人,你们必须远走高飞,我给你们预备的银两足够花一辈子的了,你们就放心的走吧!”

  从此,宋家班没了音信。

猜你喜欢